bbin視訊吧_美,在角落悄然綻放

才跟同學說,深圳最好的天氣是十一月的傍晚飄一場小雨,那時候,會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甜的,而早上醒來,從十樓的窗台向下俯望,便有清爽的空氣瞬間把自己融入小雨拂過的城市,原來,最喜歡的天氣,不只是傍晚才有……

從什麽時候起,寫的東西開始變得晦澀難懂,當有一天同學跟bbin視訊吧說看不懂我日志的中心思想,我發現,我已經不再善于表達感情。諷刺的是,一直堅持心靈筆記的延續其目的正是怕有一天會忘記怎麽表達。

每個月,總會抽時間寫點東西,雖然已經被警告過不要那麽文藝,對于家、業未成又近乎而立之年的男生來說,酸腐的文臭于今後行進不益,主要的精力也不應放于一紙空文。

有些時候,僅僅爲了說明自己喜歡一樣東西,但是不知不覺間,已經再也不敢也無法明確的說自己喜歡什麽。以前一點不懂,想表達卻不敢,現在懂了一點,敢表達卻不想。那些渴望的、期待的、羨慕的,甚至觊觎的,都是一樣。于是,在季節輪換的歲月沉浮裏,漸漸將感情埋藏,丟失了喜怒無常的言表,得與失,進與退,希望與失望,只化作一汪平靜。

雲裏霧裏的胡亂書寫,從另一個角度,既想表達感情,又想隱藏真實想法,既想被人理解,又不願用直白的言語給出答案。總相信會有一些朋友能理解,總相信會有一個人能明白。

每個人有自己的精神世界,裏面有自己裸露的感情;每個人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圈,裏面有標明是否對來者禁行的編碼。但麻煩在于,並不清楚究竟哪些該標記禁行,那些該標記通行。于是在自己精神世界的大門口設置了簡易密碼鎖,並給出了一些雲裏霧裏的提示,能猜到密碼的,便會慢慢走進你的心裏。而很多時候,密碼鎖不止一把,密碼也不止一組……

那些偶然間飛進思緒裏的觸動,像一片楓葉漸落腦海,于是很快便有了筆下的倉促跳躍。我說有些東西寫了我自己都不懂,還笑著跟朋友說這是不是也算一種境界。調侃之余,還是要有點清醒的認識。紛繁的世界,不要自己過得過于匆忙,自己都弄不明白的行程,還是要給自己一個交代。

陽光明媚的十一月,辦公室靜坐思緒遠去的自己,對面閣樓飄來葫蘆絲的聲音,給平凡的生活融入一點詩意。寫成上面這幾段的時候,同一支曲子,那個認真的女孩兒已經練了一遍又一遍……



羅丹說過:“美是到處都有的,對于我們的眼睛,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美的發現。”人工雕琢出的景色固然美,可你也許未曾發現,有另一種美,在角落悄悄綻放。
殘缺
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。
在晴朗的夜晚裏,不知道你可曾擡頭仰望墨藍色的天空,欣賞那一輪皎潔的明月。
也許在她身旁有繁星閃爍,也與她在雲朵中躲貓貓,但她常常是殘缺的,不那麽完整。有時候像一塊被偷咬了一口的月餅,有時候彎彎的像微笑的嘴唇,有時候細的像臉上的眉毛。她周圍散發著銀色的光芒和神秘的氣息,好像隨時都會變換一種姿態。
殘缺的明月如同無聲的影片,寂靜中上演。
雲淡風輕,夜闌人靜。難道你沒有發現,這也是一種美嗎?
凋零
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。
或許是在一叢草中,或許是在一排柵欄下,或許是在一顆大樹下,經常會有一些花朵的花瓣。她們可能來自一簇鵝黃色的雛菊,可能來自一棵粉色的櫻花樹,也可能來自一顆紫色的野花,也許……
她們曾經那樣耀眼的開放過,他們曾經那樣花團錦簇的擁抱在一起過,她們也曾那樣歡樂的笑過。可是最終還是像一只憔悴的蝴蝶飛舞到地上,或者像一位疲憊的舞者跳躍到地上,然後可能被踩,被碾壓,慢慢腐爛,最終化作春泥。有些花的花期很短暫,她們也美,美在凋零。
輕盈飛舞,繁姿向終。難道你沒有發現,這也是一種美嗎?
照耀
夜色褪去,霧重霜凝。在晨光熹微的時候,太陽就緩緩升起了,發散出溫暖耀眼的陽光。陽光跑到大樹上,從枝杈樹葉的縫隙中降落到地上,留下小碎花格子布一般的影子,繼續舒展,蔓延,直到充滿每個角落。
打卷的嫩綠的葉子伸展開,柔軟的小草探出腦袋吮吸著陽光,向日葵也不再耷拉著腦袋,揚起頭來仰望太陽。
中午的陽光最熱情,穿過玻璃窗擁抱你,像個淘氣的孩子在你的床上玩耍。
午後微醺,陽光燦爛。難道你沒有發現,這也是一種美嗎?
明月美在殘缺,花朵美在凋零,陽光美在燦爛。bbin視訊吧走過萬水千山,穿越重重人海,只爲尋找這些在角落悄悄綻放的美。
蓦然回首,美,卻在身邊悄悄綻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