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開兩個號對打/呐喊

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”,翠竹有心紮根破岩,才有了“任爾東西南北風”的灑脫堅毅。人亦如此,讓心靈紮根,目標在前,才有了拼搏的動力。

  泰戈爾說:“種子向往春天時便成了花。”有心最要緊,讓心靈在向往中紮根,便有了破土而出的力量。

  ag開兩個號對打想起“草原曼巴”王萬青。誰能想到這個都市的驕子,能夠紮根艱苦的甘南瑪曲45年?“做一個有價值的人”,一位心懷夢想的大學生,克服重重困難,紮根藏區工作,僅僅用好奇的字眼來诠釋是遠遠不夠的。與時代同步,是一種信念、一種理想的力量,在不斷驅使著他用心去尋找屬于自己的人生。有心最要緊,堅韌的心靈就此紮根于夢想的土壤。因爲有心,所以奔跑,即使跌倒了也要爬起;因爲拼搏,所以成功,淚水與汗水中都盛滿了希望。王萬青讓心靈紮根,在奔跑中昭示:堅韌的生命就是如此驕傲。

  他因爲口吃而自暴自棄,他因登台演講而遭人嘲笑,然而他——德摩斯梯尼,這個堅韌的靈魂,將自己的靈魂紮根于希望,每天含著石子,面朝大海朗誦。清朗的海風吹送來夢想的芬芳,海浪宣讀著誓言與他爲伴。有心最要緊,五十年如一日,他終成希臘最偉大的演說家。他有心紮根,讓靈魂飛翔,他在演講台上,用清晰流利的言語向人民訴說著夢想的力量,讓人們懂得:有心最要緊,唯將心靈之根深深紮住,以努力和拼搏爲翼,才能展翅飛翔。

  還記得“索道醫生”鄧前堆嗎?這個28年來來來往往于怒江兩岸的鄉村醫生,爲村民健康擔憂。曾經迷茫,也曾經退縮,然而心中有愛卻讓他在苦難中覺醒,讓自己的心靈紮根于怒江的熱土。有心最要緊,所以在冰冷的索道上,他以赤誠的奉獻,奏出了曠世的絕響,在繩索上起舞,在怒江邊歌唱。他把根紮在風雨故土,在這個風波叠起的時代向人們昭示:心靈是棵會開花的樹,唯有心紮根,方能綻放夢想,讓生命飛翔。

  有心最要緊,少一些“一日看盡長安花”的浮躁,多一份“長風破浪會有時”的信念;有心最要緊,少一些“無言誰會憑欄意”的孤愁,多一份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”的豪情;有心最要緊,在拼搏中讓夢想的種子開出了絢爛的花,芬芳之中,踏出一路花香! 

 錢是我們最忠誠的朋友?
但我們有沒有對待他們如知心好友一般,誰能回答這個沒有答案的問題?聽,這屠刀的聲音,這是錢的真理,那是狗心中的歎息,看,這裏烽煙四起
那裏狗肉香飄千裏。人們離地獄天堂有多少距離
誰也有自由的權利,這與生俱來的東西,可無助的眼眶卻容不下生存的運氣,可有利益的身軀卻容不下快活的生命,可熟悉的叫喊卻換不回人們昔日的愛意。
最近在網上看到玉林狗肉節,我很早就聽聞了,但一直沒去仔細了解,直到我點開資料,才被眼前的畫面所震驚,小販公然在大街小巷前賣狗,狗被鎖在冰涼的鐵箱裏,流淚悲憤得望著周圍的地獄。小販說賣狗拉,800一只。人群開始有點騷動,賣800?瘋了把,對!的確是瘋了,小販見無人回應,打開鐵籠,將一直狗拿出來然後狠狠摔在地上,提高了分貝,“800一只狗,有人買不買”人群開始沉默下來,無力面對這悲傷的畫面,一位女士的聲音出現了,“買!我買!800一只就800一只!”只見小販眨了眨眼睛,笑容挂在臉上,額上似流動的水波,卻洗滌不幹淨他的心靈,“嗯..但是一次最少要買5只,否則我不賣!”小販用油乎乎的粗壯手指拿起牙簽挑了挑牙,飛舞著眉毛說道。
“你這人怎麽能這樣!”“你這不是打劫嗎!”人群再一次暴動起來,各種呵斥聲,批評聲嘈雜在一起,那位女士卻是默然得望著躺倒在地上的狗和鐵籠裏的狗。“怎麽樣!買不買,一次最少買五只狗!”小販有點不耐煩,用手大力拍打著鐵籠,裏面的狗被震的四處亂撞,分不清東南西北,身上也被撞出鮮血,悲鳴的哭泣聲震耳欲聾的擊穿每個人的心靈。“哈哈,怎麽樣?”小販繼續搖晃著鐵籠,“買!我們買!”人群中響起一個個堅定氣憤的吼聲,包括剛剛那位女士,“好!好,好!”小販笑眯起了眼…
聽,誰在翻天覆地,誰要屏住呼吸,哪日那方不曾有悲傷的叫喊。
看,這肮髒的錢幣,這不停湧出的鮮血。憑什麽“武器”會換來和平的奇迹!
就讓我們呐喊!放下金錢的屠刀!去感受生命的歡喜!用愛去抵制一切厄困!就讓我們一起!撿起正義的真心!去彌補犯下的罪惡!用愛去去呐喊一切的不平!對全世界呐喊!珍惜生命的寶貴!去安撫受傷的心靈!用愛去相待一切的真情!再次再次呐喊!…
狗是ag開兩個號對打們最忠誠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