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國際_夜的信仰

嬰兒長大一些後,會有些變化。去幼兒園聽老師講雷鋒叔叔的故事,暗暗記下:bet國際要像他那樣!孩子不像大人,說了就做,毫不猶豫,並且在那個階段,或許他並不知道什麽才是叫做“自己”。

黑得太寂寞的夜色,沒有一顆兩顆的星星作點綴,也沒有靜靜流淌的月光作背景,只有一色的緘默彌漫天上。如果午夜使你什麽都看不見,那就讓黑夜給你當眼睛吧,用它認真看的話,你會覺得夜的黑是浮動著的,像流水,像行雲,像和風……站在一天的最邊緣處,我的心海不起一圈漣漪,如一面光滑的鏡子,將所有的風景倒映,不存在對稱軸,因爲這讓夜給染模糊了。

有一種聲音是用來感覺的,無須語言文字,有什麽樣的感覺就有什麽樣的振動質感。

午夜獨歌者,這種行爲是否就是無病呻吟呢?萬家燈火已熄滅了,在這甯靜時分放聲歌唱,不因寂寞,只因心有澎湃的洶湧的浪花,我壓不住激情。

過了好多年,退休了。躺在安樂椅上曬太陽,回想過去。又拿出了那本日記,仍然是那段話,覺得開心,覺得空虛。

人大了,成大人了。某天拿出了兒時的日記,看了起來:“今天,我借給同桌小紅一支鉛筆,她向我說‘謝謝’,我好高開心。如果她還向我借,我就借她兩支筆。”這就是那時候的心聲了,現在想想,卻也值得開心。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童心未泯吧。

我的信仰就是夜純粹的靜寂與安甯。

夜如涼水,清新,但好像又變得凝重起來,不能流動。我閉上雙眼,仿佛又遇上了另一個更加黑的夜,或者應說那是我的精神世界,一個無底洞,可以無限大的容納一切好的壞的心情,但始終有一種東西丟不進去,那應該是自己吧!也就是因爲這個,時常想自我超脫卻時常陷入困惑迷惘。



有句廣告語叫“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”,是這樣的。人到中年了,經曆的也不少了。長出了皺文,音調也深沉了。似乎看透了這個社會,老說:“那bet國際又該怎麽辦?”